两个人的平安夜

平安夜,异常平安。拉开写字楼的窗帘,街上的人们和往常一样,来去匆匆,不留痕迹,好像今天并不是什么特别的日子。我没有往旁边的斑马夜店方向看,因为我觉得那里的人应该与众不同,不受什么世俗规约的限制,恬然地享受这美妙的夜晚,即使可能会有人来突击检查。他们和我不一样,我不关心他们,所以不去看,有这时间还不如关心一下自己的工作。我伸了个懒腰,晃了晃脖子,回到了座位上,面无表情。

同事们早早下班,回家陪老婆孩子,或是出门带兄弟走局。九点零一分,方圆十米内似乎已经没有其他人的气息,我盯着工位的显示屏,回想今天做了什么,go build一下,编译通过,今天就这样吧。转身拾起凳子上的大衣,右手操起桌面上的手机直接滑进口袋,瞬间,隐约想起了什么。不是忘记了锁屏,而是想起了一个人,她本该在这里的。

我喊了两声宝贝,仿佛唤醒了睡梦中的孩子。然后只有一个动画表情出现在这4.7寸屏幕的左下角。我微笑着打下一行字,“在玩游戏吗”。
“是的”。我抬起头,眨了眨眼,一个单字“好”结束了对话。没什么可想的,走路回家吧,要不还是想想吃不吃点夜宵?这么多人过节,还吃吗?这么胖了,还吃吗?手机锁屏,揣兜,两手插进口袋,熟练地掏出工卡刷电梯,一气呵成。径直走回家里,一步也没有停,没有驻足观察今天的人群走向,没有抬头仰望今夜的璀璨夜空,可能是因为现在它不太璀璨,好大的霾。

回到家,想着今天过节,久违地打几盘游戏吧。打完了,想着今天过节,不能放松,写点代码吧。Navicat一开,发现没网。

真巧,电脑的网卡坏了,就在这样的日子里。我微笑了一下,把它关掉,拆开,把网卡插了又拔,开机检查。没好。Once again。它似乎没有变好的迹象,我有点心灰意冷,抱着机箱坐在这把摇摇晃晃的电竞椅上,把头埋下来,笑容似乎没有消失。“喀啦”一声响,一颗螺丝掉进了打开的机箱里,我没有找到它,晃了几下机箱,一点声音都没有。我做了0.3秒的思考,要不要把机箱拆掉找到它。结论是不要。我把机箱的盖子装上,线插好,躺在床上,拿起手机。

“想我吗”
“不想”
我望着天花板,顺着灯光的痕迹让自己的注意力沿着房间游走,希望我是在做梦,因为梦是反的。我早已无法辨认每句话的真假,如果我希望它是真的,那就是真的吧,我希望它是假的,那就是假的吧。大量的思绪涌上心头,根本没有工夫自己寻味,就已经被记忆的洪流吞噬殆尽,只留下一具空有理想的躯壳。

单纯的我带着一份思念进入梦乡,希望明早升起的太阳能告诉我,我的思念,有传达到吗?Merry Christmas。

《突然想起你》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